经济学家:人民币单向贬值预期有碍金融稳定,

经济学家:人民币单向贬值预期有碍金融稳定,

2017-06-23 07:28 作者:小编

“首席”谏言:避免形成人民币单边贬值预期

薛皎

回顾刚刚过去的2015年,全球市场虽然“黑天鹅”事件频发,但全球经济仍在动荡中持续前进,美联储终于迈出加息的关键一步,中国在汇率改革以及人民币国际化方面更是进展显著,人民币成功纳入SDR货币篮子这一消息也让2015年圆满收官。

展望2016年,美联储加息预期与中国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成为全球市场不容忽视的两大主题。新年伊始,中国汇市意外出现连续大幅波动更是让投资者担忧人民币是否已进入贬值通道。在日前由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主办的主题为“2016中国经济:做什么?怎么做?”论坛中,多名业界知名学者共同探讨人民币年初大跌的原因及未来预期,以及在美元走强大背景下,如何保持汇率稳定及人民币国际化的持续推进。

“我不认为中国央行会推行一种非常明显的导致人民币大幅度趋势性贬值的政策。”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理事长、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在论坛中表示,眼下,最关键的是维持人民币汇率在相对平稳的水平上波动,避免市场形成贬值预期,只有稳定的外汇市场、资本市场,才能实现稳定的金融市场这一最终目的。

人民币单向贬值预期有碍金融稳定

继2015年8月11日“新汇改”后,在2016年新年伊始人民币再次成为全球市场关注的焦点:1月4日至1月7日连续四个交易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累计下调614个基点,贬值幅度为1.52%,屡次刷新2011年4月以来最低水平。年初至今,在岸人民币对美元即期汇率已贬值1.54%,而去年全年尚贬值不足5%。

“人民币最近确实有一些贬值的压力,”澳新银行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刘利刚在论坛中提出,最直观的原因是国际宏观周期在发生变化,美国经济复苏的步伐在加速,很多经济指标在逐渐改善,在这样的过程中,中国经济却因过去杠杆太高而需要度过一个去杠杆的过程。从宏观上看,中美之间有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市场很容易形成预期——美元将会继续升值,而人民币则会贬值。

摩根大通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朱海斌则提出,人民币年初爆发的贬值压力由来已久。

“从2014年年底到去年8月份,人民币实行的其实是非常僵硬的盯住美元的政策,当美元出现非常明显升值的情况下,导致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大幅提高,从2014年到2015年年底,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提高了14%左右,”朱海斌认为,虽然“8·11新汇改”时人民币汇率得到部分调整,但是还不够,更何况从新汇改后到去年12月初,人民币似乎又重新回到软盯住美元的政策上。

值得注意的是,人民币对美元主要贬值原因之一是市场预期美元在美联储加息背景下今年将会持续走强,而瑞穗证券亚洲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则分析认为,美联储加息并不意味着美元走强,“美联储非常善于引导预期,在美国过去经历的7次加息周期中,有5次在美联储开始加息后,美元其实在一年之内出现了贬值,因为美联储在加息行动前给市场足够准备时间,美元升值预期已经被提前消化,所以我对人民币并没有非常悲观,我不觉得今年美元还会继续走强。”沈建光说道。

连平则认为,美联储加息对于各个国家经济及汇市的影响程度,首先取决于这个经济体自身的状况,在应对外部冲击时维持国内经济稳健至关重要。“中国经济什么时候能够持稳,速度还不是最重要的,而是下降的势头能不能稳得住,这就关系到未来的预期。”

与此同时,与会经济学者普遍认为,人民币的汇率波动程度将会加大,而最关键的是在这一过程中避免市场对人民币形成单向贬值预期。

刘利刚认为,一旦人民币单向贬值这种预期被市场肯定之后,将会导致资本大幅流出中国,对于中国的金融稳定、市场的流动性都将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此外,朱海斌也提出,人民币如果对美元持续贬值,会导致其他新兴市场国家加快对美元贬值速度,面临汇率战的风险。“我觉得大幅贬值和一步到位的贬值思路,从市场角度来看是非常危险的。”

沈建光认为,保持及时有效的沟通十分重要,“中国央行应该尽可能给市场一个明确的预期”。

对于年内人民币走势,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预计,在经历一个过山车式的走势后,人民币对美元到今年底贬值幅度或约5%,其中一季度贬值压力较大,不排除采用相应的资本管制举措,包括窗口指导和限制结售汇等。

朱海斌则认为,下半年开始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会相对稳定。一方面,美元强势表现有所减弱,同时10月1日新的SDR货币篮子生效,对于人民币国际化也将带来利好。

美元成2016年资产配置核心要素

刚刚过去的2016年第一个星期,全球市场经历大幅波动,人民币意外大幅贬值,中国股市下跌近10%、美国股市下跌6%、欧洲股市下跌6%、石油价格下跌10%、美国国债长期收益呈现下滑走势。

在大部分投资者看来,2016年是非常难挣到钱的一年,对于中国投资者而言,在人民币汇率打破了长期以来的单边升值预期后,怎样合理进行海外资产配置显得越发重要。

“全球宏观经济在2016年基本经济雾霾一片,除了美国一枝独秀。”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林采宜在论坛上单刀直入地指出,当前资产配置需要国际化,以全球视野看,美元资产无疑成为首选。

金融市场在今年的“开门黑”在某种程度说明无论是对于中国还是全球,主流预期都充满了悲观情绪。“在这样的预期中,资产应该弃高风险品种。”在林采宜看来,在追求低风险时代,美元资产应该更多地配置在对冲基金、优先股、高等级低风险债,以及欧洲房地产上。

麦格理集团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胡伟俊也持类似观点。

“如果美元没有这么强势,仅上升5%或者更少会是比较好的情况。”胡俊伟认为,上半年美元可能仍会维持强势,一旦下半年油价企稳可能会有所改变,美元因素是2016年决定大宗商品资产配置的重要指标。

在人民币国际化持续推进的过程中,刘利刚建议加强人民币“内部化”的进展,即吸引更多海外投资者在中国境内持有人民币。

“目前中国的资产市场向境外开放的程度非常低,境外的投资要想进入中国非常困难,前不久央行已经允许境外央行、主权基金能够直接进入中国债市购买人民币债券,下一步是不是境外的机构投资人、养老基金也能更容易地进入中国的债券市场?这样一来,虽然我们有资本流出的压力,但是随着资本账户的开放,资本流入也会不断增加,这样双向的资本流动,才会使人民币真正浮动起来。”刘利刚说道。

(本报记者王莹对此文亦有贡献)